1月30日黃昏,農曆大年三十,雲南省騰衝縣近中緬邊境的猴橋鎮箐口村發生一起特大持槍殺人案。村民邵宗其用一把從緬甸走私入境的衝鋒槍,對兩個同族平輩的家人大開殺戒。短短的數分鐘內,邵宗其共開了24槍,造成6人死亡,3人受傷。96小時後,邵宗其在村民家中被抓獲歸案。
  對於箐口村550戶村民來說,這場發生在大年三十的槍案所帶來的後怕、悲涼,並沒有隨著邵氏落網而消散。他們不理解的是,數年前的情變,如何促使37歲的邵宗其謀划了整整半年,上演了一場除夕血案。
  □提前半年精心謀劃
  境外購買槍支彈葯
  大年三十早上天還未亮,箐口村村民邵宗其悄悄起床出門。他要趕在家人睡醒之前,將衝鋒槍和子彈藏入停在家門外的吉普車後備廂。
  事實上,在發現妻子數年前與三男子有染後,這已是他長達半年來殺人預謀中的最後步驟。
  早在2013年年中,邵宗其以19000元的價格,在緬甸購買了一把仿製五六式衝鋒槍和70發子彈,並用摩托車將衝鋒槍帶入國境。
  當時,妻子劉曉宇(化名)撞見了他在二樓擦拭槍上的雨水。但劉曉宇沒有對外聲張,也沒有報警。
  購槍後,沒有當過兵的邵宗其還在附近大山僻靜處用5發子彈試槍。
  2013年8月,邵宗其為父親購買了保險,退了劉曉宇為自己買的保險。同時,他還從與人合伙的生意中抽出了自己的10萬元股金。
  2013年11月,邵宗其將自己跑運輸的大貨車以10多萬元的價格賣出,換來一輛綠色吉普車。計劃有條不紊地進行著。
  藏好槍後,邵宗其又悄悄返回床上。待天亮後,他和妻子起床,開著吉普車趕往15公裡外的猴橋鎮集市,幫助妻妹的攤子殺魚。
  出門前,他沒有忘記帶上前幾天購買的軍綠色大衣。
  邵宗其不動聲色地殺魚,一直忙到了下午4點。隨後,他帶著妻子逛了逛集市。
  “他購買了不少年貨,還給在村子里開店的父親帶了點鞭炮等雜貨。”騰衝縣公安局偵察人員說。
  邵宗其開著車,帶著妻子、年貨和暗藏在後備廂的槍彈,返回箐口村。
  □下手時間精心選擇
  鞭炮聲掩蓋了槍聲
  在家門口放下妻子和年貨後,邵宗其重新啟動了汽車。
  他來到箐口村800米外的廢棄碎石場,將後備廂里的槍取出,裝滿了子彈。隨後,邵宗其返回箐口村小灰山村民小組。
  邵宗其帶著裝滿子彈的衝鋒槍,來到村民邵宗華家門口。他先是駕車假意路過,觀察邵宗華家的情況,在確定家裡有人後,他飛快地掉頭返回,帶槍下了車。
  此時有四人正坐堂屋附近。進門後,邵宗其向首先看到的邵宗華兒子邵永軍(化名)開槍,又接連向邵宗華父母和女兒開槍。隨後,他衝進廚房,將邵宗華和妻子擊倒。
  邵宗華的父親邵維志當場死亡,妻子劉金春在送醫院途中死亡,邵永軍被擊傷手部,邵宗華母親被擊傷腹股溝,邵宗華被擊傷腰部,女兒沒有中槍。
  離開邵宗華家後,邵宗其在400米外僻靜處重新裝彈,隨後又返回村中。這一次,他的目標是村民邵宗平。
  殺意未減的邵宗其,首先用子彈撂倒了站在門外的邵宗平16歲長子邵本璞。隨後,他將正在廚房內吃飯的邵宗平夫婦射殺。聽見有驚叫,邵宗其又趕到廁所,將邵宗平11歲的次子邵彪殺死。邵宗平一家四口全部遇難。
  “村子裡面已經在放鞭炮了。當時都以為是鞭炮聲。”邵宗華和邵宗平兩家的鄰居事後告訴早報記者,他們沒有意識到有人開槍。
  下午5點17分,當地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接到箐口村發生槍案的警情。
  根據當地警方和早報記者的走訪來看,村民稱“首次聽見槍聲的時間在5點10分左右”。
  邵宗其用數分鐘的行凶,完成了他長達半年的殺人計劃。
  “他的心思非常縝密。”參與偵辦此案的騰衝縣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張子超認為,邵宗其選擇在年三十行凶,有自己的考慮。
  “至少有三個條件有利於他的殺人計劃。”張子超說,騰衝當地居民習慣下午5點左右吃年飯,人基本都會在家;鞭炮聲掩蓋了他的槍聲,可以讓殺人計劃不會因村民警覺而受阻。“另外,村民吃年飯的時候一般也不會串門。”
  在邵宗其第一次殺人的現場,他沒有理會門口玩耍的別家的9歲小女孩,徑直走入邵宗華家。
  根據邵宗其落網後的供述,除夕血案中他的主要目標是邵宗華和邵宗平兩人。“去了之後,能殺多少殺多少。”
  □妻子外遇引發事端
  多次要求巨額賠償
  事實上,在箐口村村民看來,這個6條命案在身的持槍殺人者,此前口碑十分不錯。
  箐口村位於騰衝縣西南部,因距離中緬邊境線僅30公里,這裡不少的年輕人選擇去緬甸做工。
  20多年前,初中未畢業的邵宗其也加入了外出打工的隊伍。他以往返中緬兩國運輸木材起家,經過多年的打拼,甚至成了小灰山村民小組的首富。
  “要說家境,在整個箐口村,他家也能排上名。”
  村支書王興銳眼中的邵宗其話不多,有些內向,勤勞、治家,在待人接物方面“很有一手”。這種印象也得到了多位村民的承認。王興銳此前也幾乎沒有聽過他與誰家有仇怨。
  與劉曉宇結婚後,邵宗其有了兩個兒子。大兒子已16歲,小兒子上小學二年級。他們的家庭是當地常見的男主外女主內的模式:男人在外賺錢,女人在家照顧老小。
  但2012年9月,夫妻倆的關係急轉惡化:邵宗其發現劉曉宇曾與邵宗華、邵宗平和鄰村的段從康(化名)有染。
  2013年7月,邵宗其到猴橋鎮派出所法庭起訴,要求與妻子離婚。同月,他又撤銷了起訴。
  去年7月19日,邵宗其寫信給箐口村調委會,要求跟“與劉曉宇有染的三個男人進行調解”。
  但王興銳隨即發現,邵宗其開出的三個解決方案中,前兩個令人瞠目結舌:他要求三人之妻,分別陪他跑車一個月;每人向其賠禮道歉並賠償10萬元;與妻子離婚。
  經過調委會做工作,邵宗華、邵宗平和劉曉宇對有染一事“供認不諱”,並寫下檢討書和保證書。
  “我告訴他,得饒人處且饒人。”王興銳說,直到2014年1月12日,他再次找到邵宗其時,對方仍然耿耿於懷。“賠償也從每家10萬元變成了20萬元。”
  2014年1月13日,邵宗華和邵宗平兩家對王興銳表示:“願意出點錢解決事情。”在箐口村調委會,邵宗其答應大年初六再次協商解決此事。
  次日,邵宗其再次就離婚向法院提起訴訟。
  但未等到法院判決,血案發生。
  據邵宗其後來的供述,他“希望在大年三十前得到三個人的登門道歉,但久久沒有等到”。
  警方隨後勘驗發現,6名死者共被擊中18槍,3名傷者共被擊中4槍。
  □逃跑路線有跡可循
  臨時放棄報複第三人
  邵宗其在殺死邵宗平等6人後,駕車攜槍逃往村外。
  接到報警的當地公安局110指揮中心迅速將情況上報。騰衝縣第一時間成立了“1·30”特大持槍殺人案處置工作領導小組,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。
  1000多名公安幹警、武警和邊防部隊官兵對邵宗其近千平方公里的活動區域進行搜捕。他們甚至經雲南省公安廳協調,從德宏一家民航公司調來一架直升機進行空中偵察。
  分析了大量走訪群眾等技偵手段得到的信息後,指揮部將邵宗其的逃跑路線鎖定為脫殼仙山方向。
  事實上,邵宗其離開箐口村後,確實駕車往這個方向行駛。
  “猴橋鎮所轄範圍內的國境線長達72.8公里。”猴橋鎮政府工作人員介紹。而根據邵宗其落網後的供述,如果作案後駕車通過猴橋口岸達到緬甸,最快僅需要30分鐘。
  根據邵宗其後來的供述,他不會操使緬甸語,之所以沒有選擇那條逃跑路線,“害怕在那邊難以藏身。”
  而讓邵宗其選擇了這條路線的另一個原因是:他要報複的第三個男人段從康便居住在路邊的永興村。
  落網後邵宗其供述,在通往永興村的路上,他放棄了槍殺段從康的計劃。
  □藏身山區難忍飢冷
  徒步十小時回村被捕
  當晚7點左右,邵宗其駕車到達脫殼仙山。此時他的吉普車右前車胎爆胎,油也所剩無幾。邵宗其將車牌卸下,用樹枝、雜草將車身掩蓋後,來到了山上的一處道觀。
  道觀里兩位年老的道人已入睡。邵宗其翻入觀內,找到一床棉被,又從廚房內找到水果、米飯和牛奶充饑。隨後,他將槍埋在了土裡,帶著棉被前往道觀一公裡外的樹林里睡覺。
  與此同時,警方對邵宗其的包圍圈也縮小到脫殼仙山區域。根據邵宗其落網後的供述,在那裡他聽見了警方搜索的聲音,未敢動半步。
  邵宗其在其藏身處一直獃到了大年初二(2月1日)黃昏。又餓又冷的他決定徒步返回箐口村。
  10多個小時後,邵宗其回到村子里。2月3日下午5點10分,通過技偵手段得知其下落的警方,在村民家中將邵宗其抓獲歸案。
  血案發生到嫌疑人落網共96小時。
  邵宗其落網後的次日,6名死者被村民安葬。
  邵宗華家發生血案的中堂里,擺上了兩名死者的遺像。
  邵宗平家四口全部遇難。子孫兩代下葬當日,父親邵維洪站在空空的家門外老淚縱橫。
  大量政府工作人員、民警繼續留守箐口村。悲涼和後怕還縈繞在恢復寧靜的村莊上空。 據東方早報  (原標題:凶手心思縝密謀劃半年)
創作者介紹

dr16drvlu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